瓦赫坦戈夫劇院《葉甫蓋尼·奧涅金》來滬,窮盡人們對這個浪漫悲劇的所有想象

誰是戲的主角?導演主演吵起來了

《葉甫蓋尼·奧涅金》是俄羅斯國寶級的文藝IP(知識產權)。普希金在19世紀30年代寫就這部長篇詩體小說。他筆下的彼得堡貴族青年奧涅金,厭倦了上流社會生活來到鄉村,期待改變,到頭來卻無所事事、苦悶彷徨。后來,柴可夫斯基將這個故事譜寫成了一部偉大歌劇,芭蕾大師約翰·克蘭科又將其改編為芭蕾舞劇。站在大師們的肩膀上,莫斯科瓦赫坦戈夫劇院的《葉甫蓋尼·奧涅金》,窮盡了人們對這個浪漫悲劇的所有想象。

繼2017年作為烏鎮戲劇節開幕大戲引發轟動后,瓦赫坦戈夫劇院的《葉甫蓋尼·奧涅金》在中俄建交70周年之際再度來到了中國,今晚至12日晚在上汽·上海文化廣場上演。大名鼎鼎的里馬斯·圖米納斯導演也來到了上海。這個立陶宛人,是瓦赫坦戈夫劇院的藝術總監,也是執掌俄羅斯頂級劇院的唯一一位外國人。他將不少普希金、契訶夫、托爾斯泰的作品搬上了舞臺,通過"幻想現實主義"的手法,讓觀眾驚嘆,讓經典醒來。

永恒的塔季揚娜,毀滅的奧涅金

陀思妥耶夫斯基在紀念普希金的一次演講中表示,普希金不該把這部作品命名為《奧涅金》,而應把它命名為《塔季揚娜》。塔季揚娜是《奧涅金》里的女主角,她對奧涅金一見鐘情,寫信向他傾訴自己熾熱的愛情,卻遭到了無禮的拒絕。

在劇中扮演塔季揚娜的是俄羅斯女演員奧爾加·列爾曼。她曾出演過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的女主角,以及《奧賽羅》中的苔絲狄蒙娜。在《奧涅金》的上半場,奧爾加塑造了一個動人的少女形象。陷入愛河的她簡直力大無窮,拖著鐵床四處奔跑,急迫地呼喊著:"我戀愛了!"奧爾加透露,排練的時候,這一幕是導演率先進行了示范。可以想象,一個白頭發的老男人,要像個少女一樣大喊"我戀愛了",該是多么滑稽。但正是這一幕,讓少女塔季揚娜的形象如此深入人心。然而,戀愛的人總是被生活捉弄,奧涅金的拒絕扼殺了她純潔的愛情。多年后當他們在彼得堡重逢,輪到奧涅金為她神魂顛倒,塔季揚娜將會如何回應?在塔季揚娜身上,觀眾看到了時間的流逝,和命運的玩笑。

"對我來說,塔季揚娜是這部劇中真正的主人公。"導演里馬斯·圖米納斯身材清癯,嗓音低沉,他十分贊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觀點,"在19世紀,奧涅金的確可以被看作一個英雄,他離開城市,離開上流社會,來到鄉村,走到普通人中間。但今天,他更像是一個'反英雄',他傲慢而刻薄,只愛自己。而塔季揚娜知道如何去愛,她愛自己的祖國,愛身邊的人,而且她忠于自己的愛。雖然她在生活中最終沒有得到幸福,但她成為了一個足夠有尊嚴的女性,她是永恒的。"

在劇中扮演老年奧涅金的謝爾蓋·馬科韋茨基,是俄羅斯戲劇舞臺上的"老戲骨",他并不同意導演的觀點,竭力捍衛著自己扮演的角色。在他看來,這部戲應該叫做《奧涅金與塔季揚娜》,因為這兩個角色同樣重要。"塔季揚娜對愛情的忠誠令人贊美,但奧涅金的自我毀滅,讓這部作品更具戲劇張力。"

另一位老年奧涅金的扮演者阿列克謝·古斯科夫則堅定地認為,這部戲真正的主角還是奧涅金。在普希金的原著里,奧涅金錯失了自己人生中唯一的愛情,他在決斗中殺死了自己的好朋友連斯基,他生活著但終其一生什么都沒有完成。這樣一個悲劇性的人物引人思考。

戲劇是節日,生活是禮物

瓦赫坦戈夫劇院是俄羅斯聯邦最負盛名的劇院之一。瓦赫坦戈夫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得意門生,他開創了"幻想現實主義"的戲劇理念和手法。瓦赫坦戈夫劇院總經理基里爾·克羅克說:"瓦赫坦戈夫認為,戲劇就像節日一樣,觀眾來到劇場,就像一起經歷了一個盛大的儀式,一個不存在的節日。"

里馬斯·圖米納斯是瓦赫坦戈夫的忠實繼承者,詩意和幻想是他的工具。他的作品不模仿生活,沒有日常細節,他外化內心的投射,呈現事物的本質。在《奧涅金》中,舞臺上所呈現的景象被分割成過去與當下、現實和想象。"幻想有時候比現實更重要。"謝爾蓋·馬科韋茨基說,"在圖米納斯所創建的戲劇體系里,表演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。"

萊蒙托夫的《假面舞會》、契訶夫的《三姐妹》、普希金的《葉甫蓋尼·奧涅金》之后,圖米納斯喚醒俄羅斯經典文學名著的行動還在繼續,他目前正在著手將托爾斯泰的《戰爭與和平》搬上舞臺。圖米納斯說:"生活正如普希金筆下的人物,總會遇到困難。每當我感到困苦的時候,我就會閱讀經典,讓內心變得平靜。我重新去接受生活,就像接受一件禮物一樣。"